岑宝儿阿梦,岑宝儿阿梦图片,岑宝儿阿梦视频,岑宝儿阿梦下载

您下载的文件来自天下电子书http://txdzs.5566a.com


您下载的文件来自天下电子书http://txdzs.5566a.com

正文

楔子

立冬的苏州,尽管天上飘着灰蒙纷飞的银针霰雪,然而还是赶不走街上如水流般的拥挤人潮。

苏州城里一片繁华荣景,列巷通衢,华区锦肆,贯穿南北城门的连楼街,东西向穿插了几条大街,形成数条十字街;而每条十字街上,坊市綦列,车水马龙;四个城门里头桥梁栉比,溪河环抱,让美景和繁华交叠出教人醉心的美。

『四少,你瞧。

君还四走在连楼街上,黑眸直往街旁的铺子里瞧,然而身旁的贴侍浅樱却是聒噪得教他不得不拧起眉。

『浅樱...... 』

君还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『打从一进城门,你这张嘴就没停过,你该不会是忘了咱们到苏州来要做什么吧? 』

『四少...... 』浅樱委屈的扁起嘴。

『人家头一回离开广陵...... 』

『尽管如此,你也不该忘了咱们是为何而来。 』

未进城门,见着外头的瑰丽风光,她便一路嚷嚷着,教他有点头疼;而一踏进城门,更是吵得他忍不住要捣住耳朵。

『人家以为苏州比不上广陵的繁华,谁知道一来到这儿,才发现原来这儿比广陵还热闹,街上卖的南北货更胜过广陵,简直教人目不暇给。 』

都怪四少走得太快,害她方才漏瞧了好几样好货色。

君还四挑眉睇着街旁的铺子和排在铺子前的大小摊子,倒是相当认同浅樱说的这句话。

近年关,什么稀奇玩意儿全都出笼了,正所谓珍异所聚,货财所聚;而极致的繁华为平凡的苏州城妆点得更加美不胜收。

他只消站在这街上,便可以轻易地感觉到这座城市的喧嚣和富饶。

确实是相当好的风光,只是......

『你忘了咱们要找间铺子? 』往后就会在这儿定下来了,她还怕日后没得瞧吗?

『哦...... 』差点忘了,呵呵。

『你仔细留意着,这连楼街看起来还不错,方才见了几家没开张的铺子,说不准那些铺子已经收了,待会儿回头得去问问。 』

君还四没好气地道,不由得又喃喃自语:『真不知道你这贴侍到底是怎么做事的,要你当副手替我办些事,怎么到最后,一些杂事居然全都落在我头上,真是的。

『可是,至少我已经找着了工坊。 』

浅樱不由得扁起嘴,小小声地抗议。

『而且花机都送进工坊里头,就连染料也已经准备好了,现下就等着找到铺子即可开业。 』

『但是却尚未找到足够的织工和绣娘。 』

他不悦地啐了她一口。

『哦。

那只需要张贴告示不就得了? 』

『那就快去张贴呀。 』

『哦...... 』浅樱不甘愿的答道,跟在君还四的身后走着,不禁在心里埋怨他。

不是她自夸,这一路从广陵到苏州,她做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少。

先是在城里购置了大宅当分堂,收了些下人打点分堂之外,还添了不少家具;随后又在郊外买了间宅子充当工坊,也拨了不少花机进去。

两人风尘仆仆的来到苏州,都还没好好休息呢,可宅子里头要忙的事却一点都不少,人手也有些不足,她就得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,四少还不懂得要体谅她......

『你在嘀咕个什么? 』

『喝。

她吓得倒退一步,拍了拍胸口;不知道是这儿太吵,还是四少走起路来一点声响都没有,他老是静悄悄地走到身旁,吓得她几近魂飞魄散。

哎哟,四少又不是不知道自个儿的长相凶恶狰狞,这样突地贴近,会吓着人的。

『你是在发什么呆? 』君还四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。

他又不是老六,她犯得着吓成这样吗?都跟在他身边多久了?

『没、没啊。 』

岑宝儿阿梦,老天,四少别再皱眉了,他已经够凶恶,现下眉头一拧,更加狰狞得教她不敢亲近。

『你啊...... 』君还四正要当街说教时,突地听到一旁有道刺耳的声音穿破喧哗,传进他的耳里。

他不由得回过头,只见在一家卖胭脂水粉、各式簪花的摊子,有个衣衫褴褛的姑娘被推倒在地,她拿在手上的手绢已掉了一地。

『滚远一点。

卖胭脂水粉的大婶尖声骂道。

那位跌在地上的姑娘不禁揉了揉摔得有些疼的膝,淡声道:『不要就算了,何必推人呢? 』

唉。

不过是问她的摊子能不能让她寄卖手绢罢了,怎么动手?岑宝儿阿梦,岑宝儿阿梦图片,岑宝儿阿梦视频,岑宝儿阿梦下载

她把下一顿饭的着落都压在手绢上头了,能够卖得出去,她才有银两可以用膳。

如今她身无分文,还被推伤的话,那她岂不是要自个儿花钱去医伤?

可她连吃饭都成问题,哪来的闲钱医伤?

『你没事吧? 』

绿绣揉着膝,却见身旁探出一只大大的手,她循声望去,见着一张......不算太和善的脸、一对浓眉压着黑白分明的虎眼,说有多吓人便有多吓人。

不知道他是真想拉她,还是打算拉起她之后再推倒地?

她一路从长安到苏州,遇到的善心人可是一点都不多,而他呢?

一身锦衣玉袍,头束玉穗,腰悬金锁,看起来就是个富贵人家,能有多少善心?八成是和他身后那群围观的人一般。

『你不会连头都摔伤了吧? 』一只手一直悬在半空中,完全不见这姑娘有任何反应,君还四便大剌剌地探向她的臂膀,压根儿不睬什么男女有别,有些粗鲁地将她拉起后,再侧眼瞪着摊子的大婶。

『怎么着,她偷了你的东西还是抢了人呢? 』

『没、没...... 』见他神色一沉,摊子的大婶结结巴巴的说。

『既然没有,你推她作啥? 』君还四恼怒道。

『我没推她,只是告诉她我这摊子不寄卖她的手绢,要她走开。

见她不走,我一个不小心便...... 』

『啐。 』

君还四冷啐一口,转头见她蹲到地上拾着掉了一地的手绢,他眉头一紧,不由得回过身,快捷的帮她将地上的手绢都给捞进自己怀里,最后再一并递给她。

『这是你的手绢。 』

绿绣抬眼看他,仿若在思忖着什么,半晌之后才起身接过手绢。

『谢谢。 』

她欠了欠身。

『不用客气。 』

君还四不禁上下瞅着她,见她仿佛没有什么大碍,便立刻拉着浅樱,怒视着一旁袖手旁观的人,瞪出一条路来。

『这位公子。 』

走没两步,那姑娘轻声唤着。

他回头睇着她。

『有事? 』

『这条手绢就送给你娘子吧。 』

绿绣从里头挑出一条最干净的手绢,勾笑的递到他面前。

『我还未娶亲。 』

君还四淡淡地道。

绿绣一愣,望向他身旁的浅樱,又勾起笑,递给她。

『不打紧,就给这位姑娘吧。

他微蹙起眉。

『这是你卖钱的东西,我不能收,再说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忙。 』

不过是拉她一把,这种寻常人都会做的事,何必在意。

只是这儿的人似乎是淡漠了些,不过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位姑娘一身褴褛,瞧起来有几分狼狈,才不敢挺身相助。

『已经算是个大忙了。 』

绿绣浅勾着笑,尽管粉脸蒙上一层淡淡的污垢,却还是不减她引人注意的秀丽。

岑宝儿阿梦,

闻言,君还四不由得微蹙起眉,好半晌才从怀里取出银两。

『这手绢算是我同你开张吧,一两银子该是够了吧。 』

与其在这街上拉拉扯扯,不如买了她的手绢倒不费事。

给了银两,他转身便拉着浅樱要走,却发觉她仿若在地上扎了根,让他怎么拉也拉不走。

他不禁怒沉着眉,炯亮的黑眸微眯着。

『你又是怎么了? 』不过是条手绢罢了,质地又不是顶好,犯得着用得双眼都快掉出来吗?君还四怒忖着。

『四少,这是珍品哪。

浅樱赶忙将手绢递给他。

君还四不以为然地接过手绢,盯着上头简单的线条,却惊讶于手绢上竟是幅山水绣:灰黑双色的绣线将苏州的山水勾勒得栩栩如生......这些灰黑的绣线是打哪里来的?摸起来的触感倒有几分像是蚕丝,光亮细腻,但似乎又不太像。

『这是你绣的? 』他抬眼问着一直未走的姑娘。

『嗯。 』

她带笑的点头。

君还四挑高眉头,睇了浅樱一眼才开口道:『你是哪里人? 』岑宝儿阿梦,岑宝儿阿梦图片,岑宝儿阿梦视频,岑宝儿阿梦下载

『呃......金陵。 』

绿绣疑惑的望着他,搞清楚他是在问自己之后,她才淡声答道。

『怎会一个人在这儿? 』

『我的父母双亡,只好一个人到苏州来,本想投靠亲戚,然而却找不着,遂便在街上卖手绢糊口度日。 』

『你这绣工特别,不知道是师出何门? 』君还四敛眼直瞅着她。

他是无师自通,自小爱玩针线,教义父看出了这双巧手,便要他往这方面钻研。

如今更要他到苏州设置工坊,可他是个男人,自然不能同一干姑娘窝在这工坊里;现下他缺的正是一名绣工,而她瞧来有几分经历,性子也甚为沉稳,倘若要她打理工坊该是可行之道。

第一章

第一章

三年后,君还四原本规模不大的工坊再三扩展,成了无人不知的轩辕织造厂,厂里有染坊、绣庄、布店、织造和剪裁制作分门,而里头还有个绿绣总管事,加上凶恶火爆的老板君还四。

绿绣不只擅长绣工,就连织造所需的结本图腾,她都能够轻易描绘再编排罗织,就连染坊也得由她亲自调配染剂,才能染出教人惊诧的色彩。

庞大的轩辕织造厂是因为绿绣才能在苏州扎根发扬,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差,然而对外运用手腕人脉接洽买卖的人,则是君还四,因此两人的关系可说是相辅相成,共同撑起了织造厂。

他真是捡到宝了,是不?

当初君还四一问之下,才发现绿绣亦是无师自通,然而她的手艺却教他大为惊叹,仿若捡了块蒙尘的宝玉一般,只需稍作拂拭,便显露出难以隐藏的光彩。

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没错,但是......

入冬的苏州一片薄雾蒙蒙,街上的景致一样喧嚣热闹,即使是城门边上,也有不少人撑起油伞,眺望着苏州的湖光风水。

湖面上飞桥层叠,站在桥墩注视着泛着露光的湖面,那景致说有多美就有多美,然而却留不住君还四匆忙的脚步。

只见他快步从桥上奔过,一路出了城门,直往郊外而去,不一会儿便冲进织造厂里。

『绿绣呢? 』进了大门,绕过前庭,踏入大厅,君还四见人便问。

『大概在后头的织造房里吧。 』

下人仿若早习惯他这声色俱厉的神态,悠闲地指了指后头。

闻言,他不多待的就往后跑,先是穿过中间的染坊,稍稍瞥一眼晾在石板广场上的染布,随即又转个弯往东跑。

『绿绣? 』一进织造房,见着里头忙碌的身影,他倏地停了下来。

『四少,管事晌午便到染坊去了。 』

里头的姑娘轻声娇笑着,似乎对这情景压根儿不生疏。

岑宝儿阿梦, 『可我方才经过染坊没瞧见她。 』

君还四微沉着眉。

『八成是回西边的绣庄了。 』

『是吗? 』他轻吟着,依旧拔腿便跑。

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?想要找她时,却是这般难找,非得要他跑遍整座织造厂不可。

这地方说大不大,说小也是不小,若要在里头悠闲走一圈,至少也要走半个时辰之多;如今,他正急着......

快步穿过染坊来到西边的绣庄,大门敞开,君还四往里头一探,没见着绿绣随即转头就走。

混帐,他忘了一件事。

君还四不由得暗咒一声,迅速跃上屋檐,直往后院水榭奔去。

他忘了一件事,绿绣很怕冷。

因为怕冷,所以只要一入冬,她几乎是足不出户的待在后院水榭。

好样的,这厂子里头的人,似乎都忘了谁才是真正的主子,居然联合起来诓他。

是他笨,忘了最近的天候已经渐渐变冷,而那丫头肯定是躲在房里、窝在被窝里,说不准还睡得甜甜的,压根儿忘了这厂子需要一个头头发派工作。

她倒是躲进自己的院落里舒服去了,把厂子里的事都丢给她们自己处理......她是不是太懒散了些?

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为了犒赏她,在厂子后头设了个院落给她休憩用。

君还四无声无息地来到水榭,激愤地跳至长廊上,无心欣赏这水榭下头清澈的湖水,只是循着曲折的长廊,来到她的厢房前。

『绿绣。 』

他深呼一口气。

等了半晌,房间里头无人答声,他不耐烦地又唤了一回:『绿绣? 』他才不信她不在。岑宝儿阿梦,岑宝儿阿梦图片,岑宝儿阿梦视频,岑宝儿阿梦下载

除了这儿,她再无其他地方可躲。

尽管水榭外头是一片梅林,上头初结花苞,然而,她肯定是连一点欣赏的闲情雅致都没有,也许她长这么大,还不曾赏过梅呢,更别说会躲在梅林里了。

『绿绣,我要进去了。 』

还是不见有人答声,君还四在门外自言自语地喃喃着,仿若如此一来便算是尽了心意。

推开门,里头清雅素净,跨过门槛入内,墙边花几倚着矮柜,檀木衣柜旁架上一张软榻,是供她休憩用的;而最里头的四脚大床,那绣上精美线条的床幔垂放着,他百分之百肯定她是睡着了。

可不是?寒意初浓正好眠,正合着她的心意,若是不偷闲睡会儿,岂不是太折磨自己了?

可,他就是偏爱折磨她。

君还四大步走向床榻,二话不说就掀开床幔,见她蜷缩着小小的身子,似乎睡得正香甜,他不禁皱眉在床沿坐下。

真是的,一点戒心都没有,倘若闯进来的人不是他,那她岂不是要任人宰割了?低叹一声,见着她身旁还放了本书,他没好气地抽起,丢到一旁桌上,再抬眼睇着墙边的书架,只见上头排满书籍,全都是有关绣染织造方面的书。

有时候,他会觉得绿绣不太像是一般的寻常姑娘。

这年头识字的姑娘不多,但识字而且如此热衷于学问的姑娘更是少之又少;而她......没有一点文人气息,也没有一般村姑的气质,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古怪姑娘。

只是,怎样都好,重点是她别再睡了。

『绿绣。 』

君还四探手轻拍她细嫩的脸颊,见她浓密如扇的长睫微眨了几下才停手。

绿绣微蹙起眉,半眯着朦胧的水眸。

『老板? 』她迷迷糊糊地唤着他,尽管发觉来者是他,她也没打算要起身。

岑宝儿阿梦, 『你该知道越近年关,铺子里的生意早已忙得不可开交,而厂子里头的活儿更是不得延误,不是吗? 』君还四没好气地道,见她没起身的打算,他倒也有点惯了。

能不习惯吗?这模式都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几回。

她压根儿不怕他,而他也已经懒得浪费口水再和她辩驳了。

『可越近年关,天候便越冷...... 』绿绣小小声地抗议。

『难不成我没供你袄子吗?你就不会把袄子给穿上身吗? 』君还四见她缩着身子,浓眉忽地紧锁。

啐。

该不会是同浅樱学的吧,居然开始会顶嘴了?

她该不会是仗着自个儿的好手艺便侍宠而骄了?他不得不承认,打一开始,织造厂的名号就是她打出来的,尽管如此,他也不会就此宠坏她。

『还是好冷...... 』她又缩了缩肩,拉起被子盖到唇下。

好暖啊。

暖暖的被子,仿佛可以将外头灰蒙沁冷的天候给阻绝掉,教她怎么舍得起身?

就让她再窝一下嘛。

天候一冷,她就忍不住想睡。

『还未降雪,你就已经躲在房里;倘若下雪,你岂不是连下床榻都不肯? 』不是他要这样嫌她,而是她这举止实在教他有些嫌恶。

她的出身并非极好,也不是什么家道中落的小家碧玉,而是一般寻常的姑娘家、一个到苏州投靠亲戚的孤女;所以她应该要跟厂子里头的姑娘一样勤朴、一样吃苦耐劳的,怎能天候一转冷,她便缩在房里不出门?

她这般行径,要如何以身作则?

同她说过好几回,怎么都不见她落实去做?

绿绣半掩着水眸,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。

她缓缓地拉开被子坐起身,带点哀怨的眼神睇着他。

『我起来了。 』

『需不需要我帮你倒杯热茶? 』君还四不禁拐个弯暗讽。

怎么?现下是要向他讨赏不成?她现下才起身,是他这个主子给她的宽容,而她还想得寸进尺不成?

难不成真是待她太好了?

『不用了,茶已经凉了。 』

她探了探桌上的茶水。

『那是早上就差人帮我倒来的,搁了这么久,早就已经凉了。 』

君还四微挑起眉,露出狰狞的笑。

『难不成你还真希冀我能去厨房帮你泡杯热茶来? 』

她何时变得这么会差使人了?她差使下人,他倒还不以为意,但是差使他......她是不是睡昏头了?岑宝儿阿梦,岑宝儿阿梦图片,岑宝儿阿梦视频,岑宝儿阿梦下载

『不是...... 』她哪敢啊。

绿绣赶紧否认。

『哼。 』

算她还够清醒。

君还四冷哼一声。

绿绣眨了眨依旧有些酸涩的眼,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呵欠。

『不知道四少今个儿到厂子来,有什么事? 』

『你结本弄好了吗? 』

『结本? 』她蹙眉,愣了愣才道:『哦,结本还没好,不过草图已经画得差不多,只是我还在想要怎么排线。 』

『拿给我瞧瞧。 』

他退到一旁的桌边,见她掀开被子,套起油靴,有些温吞地走向书柜。

『能不能快一些? 』

『在找...... 』她翻着书柜。

她放到哪儿去了?前两天便画得差不多了,遂她便......『啊。

我想起来了。 』

岑宝儿阿梦,

她终于快步走到软榻旁,掀开上头的锦衾,拿出了几张画稿,递到他面前。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